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

项目名称:klee klee & friends店铺

位置:上海

公司:

1671614513582362

Klee klee是我们真实意义上第一个全项目不分阶段完整落成的项目,亦同时呈现了我们工作室想要做的许多事情:生物多样性、低碳设计和循环经济几大内容。除此之外,在城市空间里,它也体现了我们所希望表达的tactical urbanism的态度,以及 urban prototyping和回收再利用概念的整体落实。其实很少有项目可以并行把这些内容都放在一起,而且项目过程中,从业主方到设计方、还有施工团队,大家都在各自的专业里面理念契合,群力去把它落成。另一个比较私人的原因是项目的地点在“上生·新所”,是我以前参与过的项目,在运营之后还能再参与进来,是对我个人而言有特别意义的。“上生·新所”这个项目涉及到好几个层面:工业园区和街区的复合式更新;具有文化、商业、办公等多种功能;周边还有很多的住宅,综合来看呈现出小城区的概念。在这样子环境中, 再去做一个单体建筑商业门店租户的介入的话,我们认为应该采用相对环保、能适应现在社会和经济环境、可变动性高的设计手法。

这种变动性景观或者是能够灵活应用各种不同的使用需求跟空间环境的设计也正是我们工作室在探索的方向之一。当初接触项目的时候,其实我是很担心的,因为“上生·新所”是商业环境非常成熟的地块,它对于景观设计的内容,植栽设计的内容,还有空间氛围是有一定的要求的。上生·新所”的原本的设计方向跟植栽呈现的整体状态,与业主方Kleeklee找到我们并希望做出的比较荒野、自然的整体氛围是有点背冲的。尤其是我们认为 “荒野”或“自然”是不同于现在大量运用的花境的。它所呈现的是更野、更没有秩序的空间,更多的自然作物,没有那么多的人工管理所形成出来的环境。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很担心我们设计师提出的“荒野和自然”,与业主的理解和想象是否一致?因此在项目正式启动前,我带业主到城市荒野工作室位于浦江郊野工的上海乡土生态科普示范基地去稍稍感知一下所说的“荒野”:它不是色彩非常丰富的,也不一定是四季有绿有花, 而是秋冬季节会自然荣枯的状态。

在大家的理解达成一致以后,我们才正式着手设计。项目的另一个难点是屋顶的绿化,那其实是一个轻构造的挑空屋檐,所以基本考虑不上人。面层是很大的金属面板,不仅很会吸热还需要定期维护,所以不适合做覆土种植这类固定式的设计, 也不适合不耐热耐旱的植物;再加上店门口,园区内的地面空间也是不允许改变“上生·新所”原来的地面跟设计的,即室外不能做任何的基础去固定景观。我们只能考虑做一种可以“放置”在屋面和店门口的景观去呈现门店的氛围,因此我们提出了模块化的设计去扣合这些内容。在寻找模块化设计的原型时,我们测试下来相对最稳定、模组可变动性最多元的是现在所看到的三角形模块,这也是我们最大、最核心的理念。它不仅满足了屋顶绿化的可调整性、地面可以摆放或组合成花盆、椅子、桌子等各种功能的需求,还和环保的标志有一定的契合度。包括门店的后场有一个真正的乡野小花园,我们也是用类似的方式进行设计的。在三角形模块的材料选择上面我们做了比较多的探索,虽然一开始就设定为可回收材料,但我们还希望它够轻薄、对室外环境更耐候、可移动。

在尝试了石笼、水磨石、夯土板等材料以后,我们综合考虑造价选择用回收塑料3D打印不同尺寸的花箱、木板做椅子。整个项目的设计面积不大,但却包含了三种不同的环境类型:很热的薄层屋面、完全背阴的后场小花园、以及面对人群、人为干扰较多的, 有大树的小广场。作为景观设计师,我们希望把这三个环境作为“城市微生境”来营造, 并且以采用上海本地的植物为优先选项。我们在不同的环境里进行了三个层面的探索:屋顶测试耐寒耐旱又耐晒的品种;后院测试阴生植物;同时尽可能地用本土植物品种去搭配,最终占到了80%的比例。与常规的绿化苗木种植方式不同,我们的种植都比较舒缓,给予植物自然生长的时间,呈现出不同的美感和朴素的场景。在等待和观察的过程中,我们也特意选择了一些植物能够诱鸟诱虫,希望能吸引蜜蜂、蝴蝶等昆虫过来。后院花园里设置了堆肥桶,后期维护时可以用来处理落叶;小水池可以给停留的蝴蝶、鸟类和猫喝水,整个后院所呈现出的不是那种繁花似锦的状态而是具体而微的生境花园。

在面向“上生·新所”主广场的区域,那些可移动的座椅和花箱是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随时组合成不同图案的,比如在平时就是街角小空间的样貌,而在举办服装秀时可以组合成T台。我们希望这种可重复使用、可移动变化的多元设计,可以成为未来城市空间中模块化或者装配式家具设计的参考。这边的植栽设计则是与“上生·新所”物业方面协商后的结果。我们原本的设计是更素、更荒的,没有现在所看到的这么多花和这么多色彩的叶子,但在运营和协调原场地整体风格的调和之后,本土植物的比例下调到了50%。最终门店小广场的景观既具有常规的所谓“自然式花境”的意向,同时也融合了我们所希望引进的比较荒野、原生态的种植方式。所有的植物都是按单元种植在定制的花箱里,所以整体的种植模块更可控、也更容易看出韵律感。在落实3D打印回收塑料概念的过程中,我们尝试了非常多的厂商,要不就是技术层面有困难,要不就是造价太高无法承受。最后还是仰赖业主和TRASHAUS (乐设科技)找到了合适的回收塑料和技术,在可控的造价预算内将我们设计的三角形花箱模块成功开发出来。

由于市场上本土植物苗源取得的苦难度及城市荒野工作室在生态系统研究上的专业度,我们特别邀请了城市荒野工作室的郭陶然老师来做整体的植栽施工及植栽顾问(其实我比较想称之为生境营造顾问),我们采纳了很多他们在植栽设计方面提出的建议。这次的顾问设计合作,也让我们发现从景观角度出发的植栽设计跟生态角度出发的设计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它的配置方式和种植做法跟我们常规的有非常大的差异;如何将这些反映到和施工图上也都是我们需要继续去学习的。等待本地植物苗木培育的过程也让我们更期待与希望将来有一天苗木市场的结构性转型,能更加重视本地植物的引种与培育工作。同时, 在整个项目里面,业主在费用上面的把控力很不错,我们现在的这些植物、3D打印的灰色塑料花箱都是控在一个可销售的价格上,可复制可循环的产品, 呼应了kleeklee本身的品牌气质。

在我看来,这个景观项目是一直在变动的,是需要长期去观察、去接受和拥抱它的变动的。在“上生·新所”的园区里,我们提供了一个植物可成长的空间跟吸引鸟类小猫猫和蝴蝶等的生境花园环境,究竟会有多少人能接受这样的荒野自然的美学?有多少动植物可以安稳地在这里面生存?这也表达了我们工作室对于景观项目的态度:景观当然是可变动的、非恒定不变的东西,但是它有自己的空间结构。可能很幸运的情况下,有一些植物像大树那种会永久的保留在那里,但其他的草木会不断地生而复死、死而复生地循环。城市空间也是一样,会根据不同的需求去更迭、变得更成熟。“上生·新所”Klee klee这个项目很好地反映了这个自然变动的过程,我们所采取的介入手法和工程手段都是相对来说适应变化性更高、费用更可控的。如果有一天,业主从这边搬走,那么这些植物、花箱和家具也可以一起移动而不会浪费,在另一个地方开始进入下一个循环……

1671614578405725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79784652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79458249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79284709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79650840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80696704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80215073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80253756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80103255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80153484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81618411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81908338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81742380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1671614582117702

上海klee klee & friends店铺景观实景图

下载链接为网盘地址,如链接失效,可评论或私信告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24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