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女性建筑师Yvonne Farrell, Shelley McNamara荣获2020年普利兹克建筑奖

北京时间2020年3月3日晚23:00,
普利兹克建筑奖官方网站发布消息:
两位女性建筑师Yvonne Farrell, Shelley McNamara荣获2020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这是继扎哈·哈迪德(2004)、妹岛和世(2010,与西泽立卫共同获奖)、卡莫·皮格姆(2017,与拉斐尔·阿兰达、拉蒙·比拉尔塔共同获奖)之后,第四次将奖项授予女性建筑师。第三个团队获奖她们也是爱尔兰的首次获奖者。

2020年普利兹克建筑奖

获奖评审辞

1974年,两人在UCD

“伊冯·法雷尔和谢莉·麦克纳马拉在建筑行业并肩合作已达40年之久,她们的风格清晰地反映了普利兹克奖的宗旨:以所有的建筑作品致敬建筑艺术,为人类社会做出持续贡献。

1978年,她们在爱尔兰都柏林市共同创立了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Grafton Architects),数十年如一日坚定不移地追求最高的建筑质量——为了将要建造的特定地点,为了其中所需容纳的功能,特别是为了那些将居住和使用建筑物和空间的人。她们的全部作品包含大量的教育类建筑、住房项目以及文化和公共机构。作为传统上(并且至今仍是)以男性为主导的职业领域中的先驱,她们在开创出模范性的专业道路的同时,也为其他人点亮了一盏明灯。

 

她们的许多建筑作品都建在她们的祖国爱尔兰,但是通过参与竞标,她们也赢得了意大利、法国和秘鲁等世界其它地方的重大项目。通过研究获得对建筑地点的深邃理解,凭借敏锐的洞悉力、开放而又总是充满好奇心的探索精神以及对文化和氛围的深刻尊重,法雷尔和麦克纳马拉能够让自己的建筑作品对周边环境乃至整个城市做出最恰如其分的回馈,同时仍然保持新鲜感和现代感。对“场所精神”的深刻理解,意味着她们的作品能够提升和改善当地社区的境况。她们的建筑就像一个个“好邻居”,力求能做出超越建筑边界本身的贡献,因而使城市的运转更加良好。她们在都柏林的北国王街住宅(爱尔兰都柏林,2000年)就是一个例子:项目中设立了一个内部庭院,并在繁忙的街市旁营造了一处受人欢迎的休闲地带。

她们对于建筑的态度永远是诚实的,从大型结构到最小的细节,无不展示了她们对设计和建造过程的理解。在这些细节上,即便是预算适中的建筑项目,依然能够创造出巨大的影响力。例如,爱尔兰城市研究院(爱尔兰都柏林,2002年)采用了建筑师称之为“工艺表皮”的技术,通过改变建材选择,根据开口、折叠、对遮蔽的需要以及其它方面的考虑创造出一栋视觉上非常有趣味性的建筑。同时,她们还运用合乎常理、实践良好的环保控制方法来营造高效和可持续的建筑。在都柏林一个特别敏感的地点——财政部办公楼(爱尔兰都柏林,2009年)的设计证明了她们在建材和建筑技术选择方面的知识和关照:她们采用了手工精心制作的青铜栏杆和大门以及砂岩石灰石外立面。

 

两位建筑师非常娴熟地成功应对了规模迥异的设计项目——从大型机构建筑到面积仅100多平方米的房屋。无需华丽或浮夸的手法,在适当的时候,她们会建造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但是即便如此,她们也会进行分区和细化,形成更为私人的空间,在建筑物内部营造社区氛围。在她们的大型建筑设计中,例如秘鲁利马的工程技术大学校园(秘鲁利马,2015年)或博科尼大学(意大利米兰,2008年),她们通过不同维度大小的空间和体量的组合,创造了最佳人体比例。她们创造了建筑物与周围环境的对话,让人们对建筑作品和所在地获得全新的欣赏视角。

作为她们一贯的风格,两位建筑师对如何设计建筑物的复杂分区了如指掌,以至于景观能够将深层内部空间与更宏大的外部空间连接起来,让自然光可以穿透进来激活建筑物深处的内部空间。通常来自天窗或高层窗户的光线会贯穿建筑物的整个内部空间,提供了温暖和视觉的欣赏效果,帮助居住者能在其中轻松确定自己的方位,并提供与外部空间的必要连接。

为了表彰她们对待建筑及创作方式永不妥协的敬业实践,对合作的坚韧信念,对同行的慷慨分享——尤其是在2018年威尼斯双年展等活动中的表现,为了她们对追求卓越建筑的长久承诺,对环境担负责任的创作态度,她们具备国际化的视野,同时对各个项目地点的独特性兼收并蓄……综上所述因由,未及悉数概括,我们把2020年普利兹克建筑奖授予伊冯·法雷尔和谢莉·麦克纳马拉。

▲2020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审委员会成员

关于获奖建筑师

“建筑是人类生活的框架。它为我们提供栖身之所和归属感,并将我们连接到外部世界,这可能是其它空间塑造学科所无法做到的。”—— 谢莉·麦克纳马拉
“我们行业的核心在于发自内心地相信建筑至关重要,这是人类发明的一种文化空间现象。”—— 伊冯·法雷尔
1978年,从都柏林大学建筑系毕业之后,Yvonne Farrell 伊凡娜·法瑞尔 和 Shelley Mcnamara 谢利·麦克纳马拉与其他三位同仁联合创立了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Grafton Architects),名称取自最初办公室所在的街道,意在优先体现一方处所,而非一群个体。

Yvonne Farrell & Shelley Mcnamara

建成作品赏析

金斯顿大学学习中心, 2019 英国伦敦
 

作为大学的创新学习中心,该建筑的开放精神在内部得到了体现,9400平方米面积中超过50%是开放式布局。相互联系的空间矩阵在空间和视觉上相互重叠和交织,使学生、参观者和工作人员都能找到僻静的角落,进行创造性学习和小组合作工作,同时建筑又不失相互联系的整体性。在学习中心内,你可以看到整栋建筑发生的事情,这有助于协作并促进学习成为一个社会过程。

 

图卢兹第一大学经济学院,2019 法国图卢兹

图卢兹第一大学经济学院位于加龙运河的一处转弯,依建筑师的解读,这座地上七层地下两层的新建筑,“扶壁、墙体、坡道、酷炫神秘的内饰、回廊和庭院…..这些是重新诠释的图卢兹元素的整合。”

图片来源:Dennis Gilbert

博科尼大学,2018 意大利米兰

坐拥一处完整的城市街区,建筑师们以纵向取代横向,打造出一个感觉更像是由楼阁庭院组成的校园,宽敞多样的开放空间引发更多自然发生的相遇与交流,建筑从内部营造出一种社区的感觉,轻松自在地置身于所处的城市之中。
 

图片来源:Federico Brunetti

伦敦经济学院马歇尔大楼,2016 英国伦敦

利马大学UTEC,2015 秘鲁利马 

利马工程技术大学坐落于一个极具高难度的建筑场地,一座充满纵向元素的多层建筑拔地而起,灵感正是源自这座城市的悬崖峭壁。“建筑北侧成为一面‘新悬崖’,而南侧则以层叠花园和开放空间为特色,试图与该地区较为低矮的城市住宅体量相融合。”

图片来源:Iwan Baan

利默里克大学医学院,2012 爱尔兰利默里克

利默里克大学坐落于香农河的两岸,医学院属于学校向北持续扩建的一部分。新建筑与老校区通过一座步行桥相互连接,包括三座同样由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设计的红砖公寓,和一处即将成为新地标的开放式公共空间

 

 

财政部办公楼,2009 爱尔兰都柏林

项目位于都柏林市中心一个颇具挑战性的地区,由圣史蒂芬绿地公园、胡格诺教派墓地和18世纪乔治亚风格的街道风貌构成了这一区域的城市语境。精挑细选的材料赋予建筑优雅而坚固的质感,特别是手工制作的青铜大门和爱尔兰本地石灰岩的外观设计。建筑物在各个立面均有开窗,不仅能够提供全景视野,也可借由各个窗口改善光照条件,从而将室内外空间连接起来。
 

图片来源:Dennis Gilbert

 

滑铁卢小巷,2008 爱尔兰

冬至艺术中心,2007 爱尔兰 都柏林

 

冬至艺术中心有机的轮廓地板拉近了舞台和观众席的物理距离,让听众和表演者形成亲近关系。通往天窗和通往入口门厅的窗户,自然光进入内部空间,使剧院与外界建立联系,并使得访客在进入建筑物时可以看到剧院。

 

洛雷托社区学校,2006 爱尔兰米尔福德

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的作品中经常运 用引入自然光线令空间充满生机,反映时间的流逝,并将室内外相连接。由四大主体部分构成——科技翼楼围绕着一个餐饮/集会区域而建,另有教学楼和运动场馆。建筑起伏的镀锌板屋顶与当地引人入胜的坡地景观遥相呼应。不同的翼楼呈风车状围合布置,创造出多个犹如“房间”的室外避风港,大大小小体量不一的教学区设计便于获取来自不同方向的采光。

图片来源:Ros Kavanagh

爱尔兰城市研究院,2002 爱尔兰都柏林 

都柏林大学爱尔兰城市研究院位于整个校园建筑群的边缘,陶瓦、红砖和花岗岩基座构成了这座可持续建筑的“工艺表皮”,材质的对比变化营造出整座建筑的视觉趣味。建筑首层为两层通高,由实验室和研究室组成,从东西方向上的分层来看,上层的天窗朝向西北整齐排布,形成一组对比鲜明的窗格,产生了令人惊叹而有趣的空间复杂性。

图片来源:Ros Kavanagh

 

北国王街公寓,2000 都柏林

 

北国王街公寓故意没有设计外部元素,与临近仓库的束缚形成共鸣。大型入口和通道将街道与公寓内部打通,拱门可通往受保护的庭院。街道墙厚530毫米,由砖木建造,带有大型百叶窗,可为繁忙的街道提供安全性,私密性以及降噪保护。相反,面对庭院的一侧墙体由砖,钢和玻璃制成。

 

 

在建作品赏析

 

帕内尔广场文化中心、城市图书馆,爱尔兰都柏林
图片来源: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英国伦敦
图片来源:格拉夫顿建筑事务所

 

祝贺:Yvonne Farrell, Shelley McNamara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