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10个经典纪念性景观设计 | 清明节专题回顾

  清明节专题 
曾经整理的10个全球经典纪念性景观回顾
关于纪念性空间,或许能给大家带来一些思考

1

美国科罗拉多州 · 莱克伍德公墓陵园

景观设计:Halvorson Design Partnership

有着142年历史的莱克伍德公墓曾面临着一个挑战:如何在一个受人尊敬的地标式的环境中创造出一个具有纪念性的属于21世纪的空间。

花园陵园项目正好巧妙地、持久地、优雅地迎接了这个挑战。这个景观涵盖了朝南斜坡上三分之二的建筑,建筑风格展现了一幅空旷的、和平的风景,伴着静静的倒影池、本地树木构成的小树林以及沉思的壁龛——鲜明的当代设计与它的历史环境和谐地融为一体

一个新的陵园和接待中心被融进了空间中现存的斜坡上。沿着街道这个建筑群大部分渐渐淡出视线,只有5500平方英尺的花岗岩亭子在保存完好的橡树样品中间映入视线。▲ 

新的倒影喷泉是一个零边缘的水池,是在基座上的一层铺路板上的一英寸深的水平面。冬天干涸时,这里就成为了一个活跃的广场。▲ 

成熟的大乔木通过风铲、根部修剪和用板桩支撑而被保存,立于陵园后方。梯状的台地缓和了建筑和景观之间的过渡,也为未来的纪念用地提供了可能性。▲ 

绿色屋顶使得公墓的“草坪规划”之美无缝地延展成一道新的风景。建筑和风景之间的融合集中体现为有青铜框架的泥土造型,包含地下墓室的天窗。▲ 

暮色中的新花园陵园。低矮的地平面使得人的注意力集中在窗户周围强有力的马赛克图案上。在突出的地下墓室之间设计了外部骨灰龛位,这样就可以在花园中进行葬礼。▲ 

在教堂的窗户外面能看到的新的花园式地下墓室。突起的草坪面板让人联想到在公墓的土地上的家庭耕地。▲ 

花楸树的名字来源于它那雅致纤弱的花朵,对于早期的美国殖民主义者来说,这些花预示着这里的土地已经解冻可以挖掘来建造坟墓并举行葬礼。雨花石能够收集雨水径流使之到达下一级的渗透系统。▲ 

 (左)建筑上没有留通风处,以便通过凸起的青铜或花岗岩边石来建造一系列神圣的区域。

(右)从倒影池上方看到的其中一个外部“花园式龛位”房间,用来纪念骨灰。▲ 

(左)从内部空间到外面的风景都密切注意了风景的协调。地面上微妙的连接处和一个简单的植被调色板创造出了一种围合感,同时使得建筑的几何形状延伸至景观内部。

(右)一个倒影池起到了教堂和现存的陵园之间的组织轴的作用。这种形式上的关系被一条林荫道所强化,提供了一个供沉思的僻静的地方。▲ 

(左)秋日中沉思时刻。

(右)冬日里包围公墓的景观,成阶梯状的草坪台阶无人来打扰。

2

伦敦海德公园内的戴安娜王妃纪念泉

樱花陵园开放的景观环境,有着属于每个人的开阔风景,追思的同时登高望远,让生者静下心来看见生命的自然纯粹,随着自然四季更替,了解生命的本质意义。

由Gustafson Porter事务所设计的戴安娜王妃纪念泉,于英国王妃戴安娜辞世7周年之际建成,该喷泉也成为伦敦最热门的旅游景点。

其设计理念基于戴安娜王妃生前的爱好与事迹,以“Reaching out-Letting in”为概念,设计了一个顺应场地坡度的、在树林中落脚的浅色景观闭环流泉。整个景观水路经历跌水、小瀑布、涡流、静止等多种状态,反映了戴安娜王妃跌宕起伏的一生。

这条由545块巨大的花岗岩石材砌筑的、长达210m的椭圆形水渠,线形飘逸动荡。水流从水渠南端的最高点喷出,然后分成两股,流向不同的方向,在中途还有补水。水渠东部的水流通过池底表面凹凸不平的岩面,奔流跳跃;而喷泉西部的水流则宁静平稳,两股水流最终汇集于水渠低处稍宽阔的水面之中。不同的水流形态、不同的水速、不同的水声,正是戴安娜王妃表现出的多样的个性。

泉水多数是一层水膜,最深处不过1英尺(约30cm),石材的表面都经过防滑处理,目的是希望游人能进入喷泉之中,特别是孩子们能在水渠中嬉戏。喷泉的周围是开阔的草地,以便容纳尽可能多的游人。

渠中每一块石材的形状和尺寸都不一样,石料用计算机技术切割而成。白色的水渠石条带在大地艺术般起伏的绿色草地上蜿蜒,充满生机和雕塑感。

3

美国9/11纪念广场

9/11纪念广场,设计师以“倒影缺失”的概念,让人强烈地感受到“失去”的感觉。两个下沉式

空间,象征了两座大楼留下的倒影,也可以理解为两座大楼曾经存在过的印记。

将原来双子塔的位置上设立了庞大的瀑布,四周被树阵所包围,用湍流不息的水流、葱郁的森林广场去纪念纽约世贸中心曾经的繁荣和对逝者的缅怀。

彼得库克景观设计事务所用简单的绿色设计构建了一个生态的,多结构的纪念地:绿色屋顶下面有地铁车站,停车场,设备间等等。

广场的一排排橡树,体现了季节的更替变化。

水池细节图和树阵铺装图

纪念广场就是一个巨大的绿色生态屋顶广场,

充分利用雨水去灌溉植被。

夜晚用镭射激光射原世贸中心双子塔的建筑。

4

林璎 越战纪念碑

1980年的冬天,耶鲁大学。一名建筑系大二的女学生,为了完成一项本科课程的讨论,她用600字的篇幅构思了一个位于华盛顿的越战老兵的纪念碑,实际上当时这个项目并不存在。

随后,美国政府开始了这个纪念碑在全国范围的竞赛,鬼使神差地,她把她撰写的这600字的描述加上自己画的一些草图寄出去了。

这个纪念碑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两片光滑的黑色的花岗岩切开地面,仿佛一道大地的伤痕。纪念碑上按时间顺序刻上了为越战献出生命的男男女女,在两片花岗岩的最高点,1959年和1973年(越战开始与结束的年份)“相遇”了,围成了这场战争的时间环。

借景是中国古典园林里老生长谈的一种极具创意的造景方式,而在林璎的设计里纪念碑一端对着的是林肯纪念堂,另一端是华盛顿纪念碑(方尖塔)。低矮、平实的越战纪念碑与高耸、孤立的华盛顿纪念碑产生了必然的时空联系。


1982年在施工现场

这个设计是如此的让人震惊,它缺乏许多战争纪念碑的传统元素,譬如爱国文字和英雄雕像,旗竿和装饰性雕塑。设计者的亚裔身份也是一个敏感问题。在1982年纪念碑揭幕仪式,人们甚至都没提到她的名字。最后迫于公众压力,决定将她的设计和第二名的设计一起在华盛顿特区建造,但落成后,第二名的设计只是三名越战士兵的塑像,无人问津。

但是这个纪念碑却是许多退伍军人的精神归宿。一位退伍士兵说:“这是一个我能静静地悼唁我的朋友的安静的地方。那是我所希望做的。”



5

澳大利亚 · Bunurong 纪念公园墓地

景观设计:ASPECT Studios

有没有可能墓地不仅仅代表着人生的终点?它是不是可以跨越传统狭隘的观念,成为一个所有人共享的现代社区公园?

Bunurong纪念公园正是这样的公园。

▼墓园景观

▼澳大利亚特色和现代气息相结合

Bunurong纪念公园建于1995年,于2016年4月正式开放,开幕仪式由总理Daniel Andrews主持,当地原住民也参加了仪式。

整个项目占地近100公顷,是南部都市公墓信托最新的墓地项目。Bunurong纪念公园是一个将澳大利亚特色和现代气息相结合的公园,以美丽的景观、湖景、水景为特色。

南部都市公墓信托不仅仅是希望打造一个纪念公园,更是一个可供人们休息、交流的社区公园。

▼纪念公园中的水景

▼悼念爱人的方式可以是多种的

▼丰富的植物材料

▼澳大利亚特色的景观

6

罗斯福自由公园

By Louis Kahn

富兰克林·罗斯福四大自由公园(The 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Freedoms Park),是为纪念美国第32位总统罗斯福及他提出的四大基本自由而建的。

公园坐落在东河(East River)上的一座两英里长的小岛南端,这个岛屿原先名为韦尔弗尔岛(Welfare Island),1973年后改称罗斯福岛,连接曼哈顿和皇后区。这座公园是由传奇建筑师路易斯·康(Louis Kahn)于70年代早期设计的,建造过程曾一度中断。这也是路易斯·康在纽约的首座完工建筑。如今,这个命途多舛的公园终于竣工了。在设计过程中,设计师倾注了其对这位伟大领袖的全部敬意。

 

人们先经过5棵山毛榉树排成一列的小树林,然后进入这片纪念地,再登上台阶上到一片被树列包围的呈几何形体的倾斜大草坪上,草坪的尽端,是一个从476公斤的罗斯福青铜雕像,雕像之处也是纪念地“房间”的入口之处。

在这个房间中,康发挥了罗斯福的精神,让观众从这里面对是整个广袤的世界,而非一个精心描绘的肖像或者画。房间的公共性达到了极致,房间的墙由1.83mx1.83mx3.66m的花岗岩围成,每块之间的间隙是2.54厘米,南侧完全开放,宛如一个观景台。整个房间中没有冠冕堂皇的铭文。人们在这里,自然而然便可体会到自由的精髓。

7

瑞典 · 斯德哥尔摩森林公墓

建筑设计:Gunnar Asplund and Sigurd Lewerentz

北欧的墓园反应出北欧民族对于大自然的爱好,以及对生死哲学的看法。

瑞典斯德哥尔摩的“森林墓园”是第一个被列为世界遗产的墓园,也是许多现代墓园的设计参考对象。无论是槙文彦所设计的“风之丘”斋场,抑或是伊东丰雄设计的“冥想之森”,多少都受到这座森林墓园的影响。

墓园的规划分为礼堂、火葬场、草原、纪念山丘、湖泊,以及森林墓园。三座教堂排列在主要轴线一侧,分别是信仰、希望与十字架,而火葬场则隐藏在树林之中,让人不至于有恐怖害怕的感受。从入口处朝着巨大的十字架走去,似乎走完了人生之路,在葬礼结束之后,越过草皮,爬上纪念山丘,在微风吹佛之下,俯视着整个墓园,好似回顾着自己的人生一般。

空寂无人,安静地走在其中,深恐惊扰长眠地下的人。略微的一点不安被怒放的红色蔷薇释放掉,死亡与生命力其实只在一线间。(文:onwayto@sina.com)

(图:onwayto@sina.com)

8

卡洛·斯卡帕设计的布里昂家族墓园

布里昂家族墓园设计(Brion Family Cemetery 1969-1978)这是建筑大师 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的一个家族墓地的设计。


有人说,现代建筑师从本质上讲是无根的,因为其无条件地疏远了自然,疏远了土地,疏远了能产生和激发建筑本质的东西。而对于斯卡帕来讲,本土是他深深依赖和眷恋的。他认为,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人有历史感。许多建筑师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在建筑历史的纵轴上表现出与前人呼应、让后人感动的力量。

他的学生劳斯在斯卡帕的专集中这样写道:“卡洛·斯卡帕是运用光线的大师,是细部的大师和材料的鉴赏家,从本质上来说,他并不是一位纯粹的建筑师,而是一位艺术家,是一位有着建筑房屋冲动的艺术家。”对于墓地的设计手法,本次就不做介绍,原因是,对斯卡帕作品的解读有太多太多。还是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到实地去看一下,自己去感受。

9

台湾宜兰县立樱花陵园

以地景之观念处理公共陵墓园区之规划及设计,不仅对地貌环境保育有所贡献,在建筑空间上亦表现出丰富的人文景观及其对人及土地的关,形成独特的地景美学。

上山的途中先经过的这部分是由“高野景观”设计的阶梯式景观墓区  


D区个人式纳骨廊,依山而建,造型与山势融为一体

樱花陵园是台湾唯一的墓园露营区,山上可以一览整个兰阳平原,天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看到太平洋中间的龟山岛。等到樱花开满陵园,这里的景色会更加美轮美奂。 


墓区道路蜿蜒有趣,景观视野开阔



材料多选用当地石材,与自然贴近


屋顶舒展柔和,与太平洋的长浪相互呼应


空间呈半开放式,空气可以自由穿梭流动


纳骨廊看似自由的分布,满足对不同风水方位的需求


园区分布着不少这样的观景休息平台


依山势漫步的过程中,不断透过缝隙远眺风景


纳骨廊隔间与隔间之间的空隙,有的设置了洗手台


 宜兰多雨,难得遇上雨后天晴


阳光下人与灵魂可以平等地交流,宁静追思



控制建筑高度,不至于对山势破坏太大

很容易被忽略的桥

弧面造型,材质展现着混凝土粗狂的质感,保留着浇筑模板的印记

走到最下面是个溪谷,往上看扭曲的造型张力十足

 

10

墨西哥城暴力袭击受害者纪念公园

By Gaeta-Springall Arquitectos

场地位于墨西哥城最重要的查普尔特佩克公园。森林的一部分属于联邦政府,几十年间在墨西哥国防部监控下。所以首先,纪念项目意味着恢复15000平方米的公共空间

建筑的一部分是纪念碑,我们能在这里找到对文化和历史的纪念和记忆。在特殊的“墨西哥暴力受害者纪念”上,反映了当前墨西哥社会最重要的问题:暴力。对此,设计师提出了一个开放项目,一个项目与城市及其公民之前有着强烈的项目。

项目扮演了双重身份:公共空间和纪念园。但场地最首要的身份还是森林,具有非常强的自然存在;存在的树们,定义了场地的属性。暴力被隐喻在两个尺度内:间隙和构筑物。

项目由矗立在树林之间的70道耐腐蚀钢制金属墙组成;这是介于自然与构筑物之间的双重身分:森林和森墙。树木和游客扮演生者;墙则代表逝去的暴力受害者们。

项目中的空隙是指介于钢墙和树木之间的空间。这个空隙或者空白提醒我们记住那些逝去的人们,墙的表面,生锈或如镜般光洁,展示出我们可能会迷失,补充或有多个自己。除此之外,如果将暴力定义为破坏,70道钢墙的建筑将成为暴力的最佳解药。

设计师以三种方式使用耐腐蚀钢:自然状态,生锈或镜面状态,每一种都有自己的代表意义。生锈的钢代表着时间在我们生命中留下的标志和伤痕。镜面不锈钢用于反射和镜像生命:人们、树木和空间中央的水;自然状态的钢作为未被干扰的元素,提醒我们主流和基本的价值观:社会必须保持和平。混凝土用于车道和长凳,供行走和思考。

这个区域钢墙变的比较厚,也更高,在整个场地中有强烈的戏剧性。水中树木和墙的倒影令我们眼睛上下观察。当我们举头远眺,我们看到了天空、光、太阳…还有希望。

最后,项目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是钢墙的人性化和挪用。社会对这个纪念园负有责任。70道墙上有供人们书写暴力受害者姓名和表达他们痛苦、愤怒和渴望的空间。这些墙即是镜子、黑板,通过书写,成为暴力引起的痛苦和破坏的目击者。

注:本文资料来源网络,由景观周整理编辑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